疾风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疾风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http://www.zzjy-china.com

菜单导航
主页 > 散文欣赏 > 正文

笑的魅力

作者: 疾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07日 23:44:15

□语文特级教师 陆继椿

冰心女士的《笑》,是“冰心体”散文的代表作,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散文之美文第一篇,发表于1921年1月《小说月报》第1号。一经发表,就争相传阅,社会反响热烈;并且,被多种教科书陆续编入课本。当年,尽管她只有21岁,还在燕京大学读书,然而,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新文学运动的浪潮,灵感闪现,精雕细刻,写出如此精致的散文小品,令人联想起海边最耀眼的那颗晶莹的鹅卵石。

这篇散文成名作,实在是文言文的深沉凝练,跟白话文的浅显晓畅,近乎完美的结合;甚至,还有西方文化的渗入!后来,冰心女士在谈创作时,提出“今文古文化,中文西文化”,由此,可以看到她成功的、里程碑式的尝试了。

在风雨如磐的中国,新文化运动前后的知识分子,为救中国,为振兴民族,为改造社会,新旧思想的碰撞,中外文化的交集,产生了许多新观念、新主义和新实践,“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不就是《笑》里的我,于“苦雨孤灯”的枯寂无出路之中,雨渐住了,推窗看到的景象么:“树上的残滴,映着月儿,好似萤光千点,闪闪烁烁地动着”,何等的惊喜啊!而“千树万树梨花”化成“萤光千点”,新得够神奇了,够贴切了;还无痕地西化,简直就像十九世纪英国唯美主义大文豪王尔德的笔调!

这的确是“一幅清美的图画”。如果说鲁迅先生的《聪明人、傻子和奴才》,是用关在“铁屋子”里,象征黑暗的中国,那么,冰心女士在《笑》里,则是用开窗见美景,象征了希望的中国。真是美到极点,深到极点,给读者以无限的想象。

于是,作者把读者引进一个她特定的想象世界。那是她心目中的世界,心目中的中国、故乡和人。通过“忽然眼花缭乱”——实际上是读者无限想象的眼屏投影,用“一片幽辉”的“浸”作导向,把读者的视线轻轻地、柔柔地,十分自然地引到墙上,定格在画中的安琪儿上。安琪儿,是西方文化中的天使,这神的使者,原是带双翅的少女或小孩子;当时中国流行的是后者,被称之为“小天使”。一个活泼可爱的外国胖娃娃,人见人爱的。此处,还穿了白衣,“抱着花儿,扬着翅儿,向着我微微地笑”。这个象征着天真、纯洁和美丽的“小天使”,在当时人们的眼里,是天之骄子,爱的化身,传递着福音的。因而,冰心笔下,他自由飞来,献花祝福,微笑甜甜,多么美好!这是“希望的中国”的光明使者啊!

冰心女士是新文化运动中,崭露头角的女作家第一人。她自己就是微笑看世界,微笑待人,充满了爱和温情的。画中的安琪儿,实是她心中的安琪儿,是她真善美的大爱的折射。 “这笑容”,也就成为思维发散、联想频频的叠影蒙太奇,拉开了两次 “心幕”。

一次是被安琪儿的微笑冲破的 “严闭的心幕”,涌出五年前的印象:又是一个雨后,“我”骑着驴,走在长长的古道上,泥“兀自滑滑的”。这不是从“古道西风瘦马”演化出来的境界吗?但不像是秋天,应该是在春夏生长的季节,虽是古道,那景却是新的,因为雨,水涨起来了,“田沟里的水,潺潺地流着”;因为雨,村树不仅洗得更绿,还“都笼在湿烟里”,更妙的是,抬头竟有“弓儿似的新月,挂在树梢”。这近的、远的;天上的,地下的;清晰的,朦胧的,一切都是那么和谐,那么富有诗意!令人陶醉在美景之中,差一点错过了那个孩子,幸而“无意中”回头,才看清“他抱着花儿,赤着脚儿,向着我微微地笑着”。这可是这次印象点睛之笔:这是现实的安琪儿,这是咱们中国的安琪儿!美丽的景,只有有这样天真纯朴的孩子在其中,才表现出新生的境界、新生的力量,这也就是中国的未来!

再一次是十年前的一个印象:途中遇雨了,雨好大!大雨冲刷出一片新土地;而前方,“月儿从海面上”升起来了,月光倾泻在这片新土地上,显然是借鉴了“海上生明月”。这迷人的雨后之夜!当新的一天来到会是怎样呢?在那个时代背景下多么令人神往和鼓舞啊!更加深刻而耐人寻味的是,回头看见的,竟是个倚门、抱花,微笑,似是在等或在迎儿孙的老妇人,亲切、仁厚、慈祥,这不是古朴中国的新形象么?这不是如海之深、如月之柔的爱之凝聚么?至此,三个笑,就从不同层面的爱升华至最高境界,“融化在爱的调和里”了。

分享一站,胜造几级浮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