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疾风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http://www.zzjy-china.com

菜单导航
主页 > 散文欣赏 > 正文

下次你再来,人间已无我

作者: 疾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5日 01:38:32

据台媒报道,余光中先生于2017年12月14日在台湾高雄医院逝世,享年90岁。

余光中起初因为静养原因而入院,而后由于中风、肺部感染等原因转入加护病房,转入加护病房一天后去逝。

这一天,我们再也没有了乡愁。

余光中

下次你再来,人间已无我

余光中(1928-2017),台湾著名诗人、散文家、批评家、翻译家。祖籍福建永春,生于江苏南京,曾就读于金陵大学外语系(后转入厦门大学),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年获美国爱荷华大学(LOWA)艺术硕士。先后任教台湾东吴大学、师范大学、台湾大学、政治大学,现任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至此余光中先生一直在台湾居住。

文学界的余老

余光中先在文学界造诣颇高,曾被文坛大师梁实秋称“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的余光中,评论家张瑞芬曾说:“谈到台湾现代主义时期的散文,余光中和他的‘逍遥游’诸作最被推为代表。”显见余光中散文在上世纪60年代现代主义盛行时期的重要性。在现代诗、现代散文、翻译、评论等文学领域都有涉猎,大学时期就读外文系的他,毕业後,更与覃子豪、锺鼎文、邓禹平等当时文坛上活跃的青年诗人们,共同创立蓝星诗社,《蓝星》周刊也成为文坛一本非常有影响力的着作。在诗词创作方面熟知的诗作有选录课本中的〈车过枋寮〉、〈翠玉白菜〉、〈乡愁〉等

展开全文

乡愁诗人

下次你再来,人间已无我

《乡愁》不朽,薪火永继,唐诗宋词、

魏晋风骨也将由今人传承下去,

中华之文学、文化与文明,

再次走向辉煌。

斯人已去,风范长存。

很多人都记得那首《乡愁》的现代诗,

那句“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的结束语

曾萦绕在无数人的心头。

即使今天,年轻人早已不看诗歌,

但提起余光中的名字,他们仍然会说,

知道,就是那位写《乡愁》的台湾诗人。

余光中——《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1972.1.21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如果我想我的母亲,我是不是贴张邮票,

信件就会带着我的思念寄给母亲?

如果我想我的新娘,我是不是买张船票,

轮船就会带我去见日夜思念的脸庞?

过了几十年,我想我的母亲,

可是现在的我只能驻足在母亲的坟墓外,

诉说着我的想念。

现在我想我的祖国大陆,

可是我只能在台湾隔海眺望,

海风拍打着我的脸告着诉我

海峡过去就是大陆。

下次你再来,人间已无我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黄河之间

下次你再来,人间已无我

分享一站,胜造几级浮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