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疾风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疾风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http://www.zzjy-china.com

菜单导航
主页 > 散文欣赏 > 正文

余光中在南京丨五中校友、求学南大,他还将和

作者: 疾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4日 15:39:27

冯主任表示,今后学校也将开展一些纪念余老的活动,表达对余老的怀念,同时学校也会向余老的家人表示悼念。

——————————————————————————————————

余光中出生于南京,1947-1949年就读于于金陵大学外语系。2002年5月20日,南京大学百年校庆。白发苍苍的余光中先生回到母校,在数千南大师生面前满怀深情地朗诵了这首《钟声说》。

余光中在南京丨五中校友、求学南大,他还将和

余光中

据当年参加过南大百年校庆活动的老师介绍,2002年回到母校的时候,虽然余光中已经满头白发,但他的思路很清晰,发言也很睿智。这位老师还回忆了南大百年校庆时的场景:当时的活动现场,余光中老先生特地佩戴了南大的校徽。余老先是介绍了他在南大求学的经历,1947到1949年,他在当地时的金陵大学(南京大学前身)读过一年半的书,在大二的时候,他就离开了南京。

余光中当时的致辞中,有一段话令这位老师印象非常深刻,“过了半个多世纪再回到母校,当日的浪子已经白发。但我发现,我的母校南京大学反而更年轻了,非常有朝气。”余光中说,“我当时没有读完就离开了南京大学,然后又离开了那么久。所以我感觉今日在南京大学校誉蒸蒸日上的时候,而校园又这样美好,有这么多学生在这里求学,我很羡慕他们。我希望他们能把握好时机,好好求学,将来为自己的国家,为民族服务。”

那一次余光中来到南大,不仅带着夫人一起回来,还带来了一份生日礼物,就是他特意为南大百年校庆新创作的诗《钟声说》,在活动现场,余光中也亲口朗诵了《钟声说》。离开母校多年,余光中先生依旧对南京大学怀着深深的眷恋和敬仰,《钟声说》这首诗,正是表达了他对母校的的赤字之心。

余光中在南京丨五中校友、求学南大,他还将和

余光中被南京大学聘为兼职教授

记者还了解到,2002年那一次回到母校南大,余光中还被南京大学聘为兼职教授,当时,余光中还为南大的学生作了学术报告。

附:《钟声说》

大江东去,五十年的浪头不回头

浪子北归,回头已不是青丝,是白首

常青藤攀满了北大楼

是藤呢还是浪子的离愁

是对北大楼绸缪的思念

整整,纠缠了五十年

铁塔铜钟,听,母校的钟声

深沉像是母亲的呼声

呼迟归的浪子海外归来

缺课已太久,赶不上课了

却赶上母亲正欢庆百岁

玄武仍潋滟,紫金仍崔巍

惊喜满园的青翠,月季盛开

风送清馨如远播的美名

浪子老了,母亲却更加年轻

江水不回头,而大江长在

百年的钟声说,回来吧

我所有的孩子,都回来

回家来聚首共温慈爱

不论你头黑,头斑,或头白

——————————————————————————————————

“请问你就是余光中先生吗?”

我从藤蔓绸缪的楼塔上收回目光,一位青年停在我们面前,笑容热切,负着背包。

我含笑点头,胡教授问他,怎么认出是我。

“我读过余先生的书,见过照片。”他说。

“余先生是我们南大的校友,”胡教授说。“五十年第一次回来。”

“真的呀?”那学生十分惊喜,要求与我合照。

——节选自余光中散文《金陵子弟江湖客》。

余光中这篇散文中的“笑容热切,负着背包”的“一位青年”、“那学生”,是原金陵晚报记者、现南京拉普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子墨。散文描述的邂逅情景,发生在2000年10月4日,南京大学校园内。彼时,李子墨18岁,刚从湖南考来南京大学,是个对南京充满新鲜感的大一新生。也是机缘巧合,他和朋友在闲逛南大校园时,正好碰到了他一直以来的偶像——五十年来第一次回南京的余光中先生。先生对后生晚辈的亲切自不必说,令李子墨万万没想到的是,余光中先生竟将他俩的这次偶然邂逅,写进了散文《金陵子弟江湖客》。

紫金山记者采访了李子墨,听闻余光中先生仙逝,李子墨诧异之余十分悲痛。从李子墨的讲述中,余光中慈祥、谦和、极具人格魅力的大师形象逐渐清晰起来。

余光中在南京丨五中校友、求学南大,他还将和

李子墨(左)和余光中2000年时的合影。

和余光中的一次邂逅情缘

分享一站,胜造几级浮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