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疾风文学网_美文欣赏_励志文章_原创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语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说_优秀作文

http://www.zzjy-china.com

菜单导航
主页 > 散文欣赏 > 正文

《财政文学》第五期 短篇散文

作者: 疾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6日 11:09:36

山那边的上弦月(外一篇)

吴孔文

  吴孔文,“70后”,会计师,安徽省散文协会理事,六安市作协理事,现供职于安徽省金寨县财政局,任办公室副主任。曾在《中国财政》、《中国财经报》、《北京文学》、《青春》、《青年博览》、《扬子晚报》、《新安晚报》、《北京晚报》、《燕赵晚报》等报纸杂志发表文学作品200多篇。网名:爱笑的石头。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山村的文字,又怕写不好,写不透,粗文浅意的东西,会愧对那方清纯的乡土和那群憨实厚道的乡亲,因此迟迟没敢动笔。终于有一天,当我站在山村的村口,看着天上缓缓升起的上弦月,听到一些乡亲热议着要搬出那座可爱的村子时,我再也坐不住了,我决定动笔,即使要承担文不尽意的自我谴责。

  那是一个叫徐家河的村子,村后大山高峻,村前清溪自碧。千百年来,徐家河人依山傍水,劳碌而食。1995春,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就被乡财政所派到徐家河村负责农业税的征收。在当时,这种分工是对我的照顾,因为全乡的农业税收中,每年就数徐家河村的农业税征收最为顺利。

  就这样,我背着简单的行李,进驻到徐家河。进村不久,乡里就下达了全村农业税的任务,为分配好农业税,村里召开了全村党员、村民组长和群众代表参加的会议,会议传达了乡里的任务数和分配精神后,就要求与会的人们发言,听取他们对当年税收分配的意见。

  1995年以后的许多年,徐家河村的农业税分配都采用了会议这种模式,而不像别的村那样,又是贴标语、又是放喇叭,搞得惊天动地的。尽管如此,在分税会议上,我还是听到了太多的叹息,那是发自最低层的、贫困的、同时也是善意无奈的叹息。代表们说税收任务真是太重了,一个家庭几乎近千元,真的快要承担不起了。说着说着整个会场都陷入了沉默。每年的分税会议后,我总是一夜无眠,因为与会代表们都是带着太多太多的叹息离开会场的啊!

  分税会议后,各个村民组很快把各户的纳税花名册报上来了。我不知道每个组的组长和党员们是怎样做农户的工作的,总之,每年的农业税征收,都进展得很顺利。不仅如此,憨厚善良的村民们还把我当作自家的孩子,哪家拾到菌子、猎到野兔或是杀猪屠狗什么的,都会来村部找我,遇到红、白之事也会让我去参加。我与这些村民们同哭同笑,同大口吃肉,同大声慨叹。我知道,面临沉重生活压力之人需要最彻底的精神宣泄。因此,当乡亲们向我倾诉那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时,我尽量做一个真诚的倾听者,一个积极的思想上的共鸣者——我们的衣食父母虽然不懂得微言大义,但他们懂得什么是真实的生活,而那些脱离了群众的干部们,谁能讲得清生活是什么呢?

  许多年里,我在徐家河村幸福而又痛苦地等待着,终于等到了农村的税费改革,等到了一项项惠民政策的出台。那是一个春天的晚上,皎月高悬,蛙声如鼓。在村里的分配会议上,当村长宣布农业税任务减少了,且以后越来越少时,会场上有人哭了,听到这哭声,我也受到了感染,泣不成声。

  从农业税收环境来讲,徐家河自始至终都是宁静的,人们在税收任务沉重时,学会了平和与微笑,当这种沉重解下时,只不过笑得更为甜一些。当年,极少数的群众因农业税而上访、闹事甚至是暴力抗税的诸多事件,没有一项与这里有关。可谁又知道,当年为了及时足额地交上农业税收,这里的许多人家省吃俭用、卖猪卖鸡、过着缺油少盐的生活!平和、宁静、善良的徐家河人,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什么是爱党、爱国,什么才是拥护国家大政方针,什么才是舍小家顾大家。

  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当生活好起来后,一批又一批的徐家河人开始搬出那个山村,一些乡亲告诉我,他们心中早就有个梦,那就是到大城市里去生活,因为那里的生活更精彩!

  一个初夏的夜晚,我再次来到这个小村子,那些要搬离村庄的乡亲一见到我,立即就亲热得不行,买肉置酒地招待了我。其实看到他们那激动、兴奋的表情,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我知道“城里居大不易”,这些朴实、善良的徐家河人,真的能适应城里那并不太好的环境?真的能在那钢筋、水泥构筑的土地上,扎下一颗颗善良的种子?

  村里有一个传说:谁能对着月亮许一个善良的愿望,这个愿望就会实现。那天晚上,我对着冉冉升起的上弦月为这个村庄的人们许下了一个愿望,真诚地祝愿他们幸福、平安!

萝卜在歌唱

  我一直像关注自己的品行一样关注着萝卜,作为一个小老百姓,我品行的好坏尽管微不足道,而萝卜呢?

分享一站,胜造几级浮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