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枕江南恨

作者: 吒吒精阅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9日 15:58:49


  梅雨时节的江南,总有种粘粘的感觉,但空气夹着芳香。推开蒙得模糊的玻璃窗,不料惊动了一树婴红,它们在微风里乱颤,飘飘洒洒地从我窗前滑落。我才恍然,原来又一个月的时光已悄悄地从我指尖漏走了,那么短暂,这仿如做了一觉梦,醒来却要离开。
  
  寻觅回去的那条小路,发现来的足迹早被落叶和凋零的残花淹没了,湿漉漉的一片。路上流动着几顶颜色各异的伞子,好像童话里会行走的蘑菇。一对情侣撑着粉红的伞打我住的旅馆下走过,十指紧扣,笑语盈盈;一个小孩骑着自行车在她们身边掠过,把拈花的泥土溅落到她们裤脚竟也不觉,只顾着在落花里穿过,仿佛穿越绚丽的年华。江南就是这样多情,连自己看着看着竟也痴迷了。
  
  梦里不知身是客,寄居在江南已经好些日子,差点忘了自己不是江南人。山长水阔,不知列车转了多少个弯,钻进了多少个洞,趟过了多少条河,才驶进了江南。到达的那一刹那,车窗外繁花似锦,扑朔迷离,叫人眼球迷乱。我本不是慕名江南的美而来,也没带着期待,但闯进江南这片土地,我才知道,江南,竟成了我生命中一个美丽的驿站,一个美丽的境遇。
  
  江南,处处弥散着如烟似梦的雾霭,一个人在这样的境地里漂泊,似乎就是在寻觅自己的影子。好些日子,游走在江南的乡村与城市里,陪伴着我的,是一把从朔方带来的黑色的格子伞。我只带在身,很少使用它,江南人不然,城里绝大多人的喜欢撑,花花绿绿的,随意流淌在街上;乡里的人不爱撑,随意一顶草帽就游走田间。我是偶尔撑,江南人绝爱撑,江南乡民爱顶帽不爱撑,然而撑与不撑都有诗意。烟雨时光,撑伞行人都会放慢脚步,甚至驻足。尤其走到桥上的时候,你猜不着有人会满眼深情地离神般凝望着翠烟缭绕的湖面,会有人捧起落花满眼怜意地细细玩味,甚至会有人把伞子丢在广场一角直接漫步到桥上,任风轻轻吹乱发丝,任霏霏小雨打湿头发。江南城里的人在如烟似梦的季节似乎多了些愁感和诗意,而江南乡里的人变得悠闲,春耕尝早,一盏草帽,顶着斜风和蒙蒙的细雨,放了黄牛,自己便可在青草堆里抽烟。烟堆里的江南,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给了我曾在诗里没体会到的诗意。(中国散文网 )
  
  流光已逝,一个月的时光,真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天涯路,江南客,此刻,路过的恋人让我想到了只属于江南不属于我的女子,我本不抱期待地寻觅,却在花飘零雨凌乱的时光遇着她,而我是从朔方飞来的孤鸿,注定带不走扎根在江南的花枝。我目送窗外一个个远去的身影,下一秒谁又在美好的江南里送别我,不过我来时,江南里本没人等候。
  
  转身我便要离开了,而江南地,眼前那些一朵朵在落樱中飘去的伞,或许是留给我最后的印记。迷糊里寻觅那么久,江南,竟成了我生命中一个美丽的驿站,一个美丽的境遇,然而,像梦,醒来才知我只是打江南匆匆走过的陌生人。

上一篇:美不胜收

下一篇:在台阶上的江南

(一) 一叶小舟,轻扬着悠远的古萧,在冰封的河床静默于一段幽怨的琵琶曲。 远处,一粒沙的世界瑟瑟发抖,在
2019年08月29日 15:59:25  吒吒精阅网
篇一:好个秋美不胜收 秋天,不仅是收获的季节,更是美不胜收的季节。在这个季节中,别忙着赶路,放慢你的脚步
2019年08月29日 15:58:12  吒吒精阅网
风之清润,人之心仁。——题记 居住在江南的朋友说:“江南是不会老的地方。”我暗自诧异,苏杭等地皆是古镇,
2019年08月29日 15:56:25  吒吒精阅网
雨淋池畔树,客咏岸边秋。残荷憔悴,旷野风噎杜鹃喉。陌上花寒枝瘦,柳径翠帘疲倦,欲泣又无由。长堤尽枯涩,
2019年08月29日 15:55:50  吒吒精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