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关于信笺的文章

作者: 吒吒精阅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8日 16:05:43


  
  篇一:写在风里的信笺
  载着那抹清风徐月,仰望繁星点点,翻开日记,一页、两页、三页——化而为我的信笺,以青春年少时卧花之态,悠悠而来,然然而去。
  七月,朋友空间里有了许多离愁别绪,告别的是生活七年的大学生活。那顶学士帽下戴着的是曾经的坎坷曲折,顶着的是对未来的坚持、今天的自豪、明天的骄傲和此刻的伤感,零零种种总让人万千感怀。
  小味精是重庆医大七年制学生,第一年在川大华西班上基础课,于是川大开始伴随着我的记忆一点一滴的深刻起来。你看两个丫头躲开门卫的监管两人交叉用卡偷偷溜进宿舍,商业街闲逛,草地上平躺,图书馆晃悠,微机室闲聊,长桥、不高山、艺术楼——到处都有着江安湖畔,莲心飘动的憧憬,总是那么天真而天然。一路上几个十八岁的丫头聚在小小的四人寝里,开心的相识相知相惜。听不明白四川话,却非常认真的小玉和荀子,倔强而坚强的张楠。记忆中他们都是夜猫子,大半夜还在复习,一大早便消失进茫茫学海中。
  那时的我,总以游客的角色拖拉着川大的同学,嘎嘎的出游。避暑山庄的滑冰场,双流的自行车,傻呵呵的大头雪糕,食堂的水煮肉片,楼顶的大盘鸡——这一切让我不能忘记哥哥、硫酸铵、先生、小胡豆。我珍视着哪里的友情、亲情和爱情,开始感受在乎一个人的感觉和被在乎的温暖。
  一年后,小味精与同学回到重庆医科大学就读。由此,重医便成为聚会的大本营。时常驻扎就是一周两周,甚至整个暑假不曾离开。那时,早上去重大上补习班,晚上回到小味精的寝室,悠哒哒的整理书本和记忆,总就如此自在的将小味精的寝室当成临时居所。里面有可爱的小惠,淑女雷红,小马哈张未外加自恋的我。
  重医就如此被自己的记忆深刻了进去。一毛一主席雕塑下明白,那样气派的挥手代表“学医至少五年。”的誓言。广场上的白鸽,树荫下的木凳,拥挤的自习室,埋头的镜片,匆匆的脚步。总也在我到来时,拖拽下小味精急促的步伐,慢一点行走,于是广场上喂鸟,树荫下躲雨,木凳上歪歪斜斜的盘膝而坐,手里捧着炒面,油炸土豆,凉面,烧烤——似乎那样的日子可以一直简单并快乐下去。
  风轻轻吹过,长发飞舞,信笺上溅起了一点水汽儿。
  重医承载过我曾经拼搏西政的法学梦想,静慰过我的失败和成长,也成全了小味精的恋爱。无法细数在重医的一切,就如同校门外的小吃,每隔一段时间总有新鲜花样,而我们珍贵的口袋里面,大半装着的是空气,即使如此,一件小小的什物也可以让我和小味精欣喜若狂的相互逗乐起来。日子不会因为清苦而变得乏味。彼此成为对方的知己,识如自己的另一面;鼓励彼此,作为彼此的航标,永远不能放弃,不能迷失航道;彼此嘲笑,因为里面只有我两才明白的诙谐和坚强。
  七年时间依旧如此不快不慢的悄悄逝去,一切的一切用记忆画成了眼角的细纹,静悄悄的倾诉着曾经过往,也鼓励着我们永远不忘那段逆流而上的岁月。
  风静静的抚一摸一着年老的杨柳,虽再也扬不起点点柳絮,却不乏那曾经的容颜和活力。将这一页信纸折叠在心中,任其尘土飞扬,随风而行,告别着昨日的种种怀念。永远祝福着:朋友加油!
  
  篇二:提笔一信笺
  夏。炎热,苦闷不堪。
  雨。
  与心情低落,尽管低落了别离的哀叹。
  总想,总想提笔一信笺。好像已久远,在来回的断念里,何时才是我自己?一转念的一刹那,我知道那一个我在你那里……
  在来来回回里,喜欢文字一段段,也一度的迷恋,迷恋那枫,那叶,迷恋那执着那信念,那故事的情节还有过程。直到有一天我清楚明了了之后,我却是如此的失落!是因为那故事有了美好的结局吗?是因为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吗?还是凄楚可怜上帝所赐给我们的所有?失落之余,我思想空洞了,一下子空白了下来……泪,渐渐湿了大脑。我要如何来清醒自己?又如何的去清醒?无奈之举,心,凄得重重,落奈于文字,慰藉可怜破碎的心……
  我想写一首诗给你。。。怕我写不出最美的文字,你知道我有最真的心,我却不能真实的去面对!我的胸怀是河堤,你在我心里泛起涟漪,你姗姗来迟,今生可否相偎依……
  问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别离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中国散文网- )
  跳回四十二年前,是不经意的一次缘,诗人停留在枫林边,想写下流传千古的诗篇……
  枫林多少往事已如烟,夜漫漫,总让人感慨万千,多少年后,有个美丽的夜晚,似曾相识燕归来,曾经的缠绵,还有曾经的温暖……
  岁月阑珊。
  命有缘而时间无缘,心有缘而意境无缘,缘深缘浅只是那个点,点点是黑夜还是黎明前……
  岁月如箭,一去不返,唯有思念不变,一年厚过一年……
  点点滴滴,储存不堪的重荷,还有什么需要沉浮,需要沉淀,只能靠物体的重量顺其自然,人为以无法更改。
  也许,我就是一个不懂快乐的人,无法握住更多的开心,更好的幸福,我推翻不了所有的无奈,违反不了现实的条件,知道自己走得很累,可是我不懂坐下来休息,因为我无法安放自己身体的空间,叹息之余,把疲倦掩埋在时间里……
  还要怎吗要去想……
  如果可以放下一会自己,伴着摇曳的灯光,回味一下甜美的梦乡,品味一段美丽的故事,那故事里有着美丽晶莹的泪光,唱着一首没唱完的歌,歌里面有着一张微笑着的脸庞,如何去想,那月光,脸庞,是否温暖着心房……
  爱了就爱了。
  没有什么理由。也不需要借口!
  亲爱的,请握住我的手,不再分开,还有多少苦难和风雨,只要两只手还紧紧地握在一起,我们都会一路走过所有的坎坷和崎岖,亲爱的,请握住我的双手,到春夏,到秋冬,到清晨,到黄昏,到生命的最后那一刻那一分……
  在这个世界里,我用心对你说:我爱你!
  人生总有雨天和晴日日,但总有雨过天晴的,我就像是那把雨伞无论雨天还是晴天,都会在你身边。
  如果有一天,当你想起有谁真正爱你,那其中一定是我,如果有一天没有人真的爱你了,那一定是我死了…………
  
  篇三:空白的信笺
  空白的信笺偶然翻检以前的旧物,都是些书本杂志之类的东西,忽然从中翻出一本尚未用完的信笺来。我一页页的打开来看,发现这些空白的纸张,都是由黑与白组成的简单色调。那一道道淡漠的条纹,歪歪的曲线,像是一条附有魔力的记忆小径,把我的思绪,又带回到了往日那单纯的学生生涯中去。
  这一本信笺,是什么时候买的呢?想想,好像是读高二那年吧。
  那时也不知怎么了,竟然那么稀里糊涂而又疯狂地迷恋上了隔壁班的一个女孩。还记得在无数个下课或者放学的时刻,我常常都是一个人默默地等候在窗前,等着她从每日必经的小路走过。而每当她的身影出现,都如同有一道闪电从我的心头击落。此时此刻,闭上眼睛,仿佛还能望见她穿着那一身红色的棉袄,那么恬静淡然的从窗前走过……有时遇到下雨天,她会撑起一把小伞,谨慎的注视着地上的小水沟,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弄脏了鞋子;有时下雪了,她还会在雪中待一会儿,望着那洁白的雪花落下,伸出她那温柔而白皙的弱手,去承接无暇的白雪,然后又轻轻的抛洒,洒出一路的欢声笑语,和一地的浅淡惆怅。
  就在我情深难禁为相思而苦恼的时候,有个朋友建议我给她写情书,他说:“你的文采那么好,写情书给她,她一定会接受的。”我想,试试吧,这种一厢情愿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再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于是,我就去买了那本线条简单的信笺。
  信笺的线条虽然简单,可是它要承载的东西却实在太多太多了。
  “怎么说忘就忘记/这甜蜜的过去/被思念包着厚厚的糖衣/不想再为你伤心/这冰冷的夏季/慢慢地慢慢结成冰——”这是其中一页的页面上印上的字句,一句一句,仿佛一缕缕冰凉的空气,来回游荡在我的心底!
  而关于她的记忆,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让我难以忘怀的,应该是那一天吧。
  记得那一天,她忽然叫人把我约了出去,就在那个人来人往的楼梯口。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她穿了一条红色的马裤,露出了一截雪白的小腿,是那么令我怦然心动!她的上身是一件黑色的短衫,而她那优美的曲线则在我眼前暴露无遗……我们见了面,却沉默了很久,彼此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后,我鼓起勇气,对她说了很多很多;可是到底说了些什么,就是在那时,我自己也都不是很清楚!但唯一清楚的是:我是第一次跟我喜欢的人站得那么近——面对面的距离!
  然而,忽然之间,我此刻手中的信笺仿佛沉重了起来——我清醒的记得,就在她接受了我的表白之后,又之后的几天,我却并没有再去找她,我与她之间的那一段朦胧的爱情,也就那么不了了之了。也许,是因为那时的我太年轻,还并不懂得爱吧。但是那一首曾经我自己写的词,还抄在了信笺上的那首《鹊桥仙》,却一直刻写在我的心头:
  夜夜萧索,院子梧桐,明月霜冷残风。怨是飞星暗相传,恨恨意、人间如梦。回首无数,双栖双宿,鸳鸯被冷横纵。此情可表天可鉴,一片真心谁与共!
  如同我并不曾经历过词中的一切,但我却能够从别人的经历中去感同身受。或许,说“感同身受”太过勉强了些,只能是“临摹”吧。这首词,我本来就是在模仿秦观的《鹊桥仙》。而我渴望得到她的爱情,却在爱情来临之际又狠心退缩。
  也许,少年时的爱情,总是青涩的,像是未成熟的青果,却总给人以希望。我们阻止不了这枚青果的发生,就只好给它阳光雨露,期盼它能够健康发展。而如果一旦去横加阻拦,想要强行变更它的生存轨迹呢,或许只会适得其反。
  而我的那枚羞涩的青果,此刻正埋藏于我记忆的最深处。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它也许会渐渐蒙上尘埃,可是当我在翻检出昔日的空白的信笺时,它却又在我记忆深处,生根发芽,长出思念的绿叶!
  偶然翻检以前的旧物,都是些书本杂志之类的东西,忽然从中翻出一本尚未用完的信笺来。我一页页的打开来看,发现这些空白的纸张,都是由黑与白组成的简单色调。那一道道淡漠的条纹,歪歪的曲线,像是一条附有魔力的记忆小径,把我的思绪,又带回到了往日那单纯的学生生涯中去。
  这一本信笺,是什么时候买的呢?想想,好像是读高二那年吧。
  那时也不知怎么了,竟然那么稀里糊涂而又疯狂地迷恋上了隔壁班的一个女孩。还记得在无数个下课或者放学的时刻,我常常都是一个人默默地等候在窗前,等着她从每日必经的小路走过。而每当她的身影出现,都如同有一道闪电从我的心头击落。此时此刻,闭上眼睛,仿佛还能望见她穿着那一身红色的棉袄,那么恬静淡然的从窗前走过……有时遇到下雨天,她会撑起一把小伞,谨慎的注视着地上的小水沟,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弄脏了鞋子;有时下雪了,她还会在雪中待一会儿,望着那洁白的雪花落下,伸出她那温柔而白皙的弱手,去承接无暇的白雪,然后又轻轻的抛洒,洒出一路的欢声笑语,和一地的浅淡惆怅。
  就在我情深难禁为相思而苦恼的时候,有个朋友建议我给她写情书,他说:“你的文采那么好,写情书给她,她一定会接受的。”我想,试试吧,这种一厢情愿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再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于是,我就去买了那本线条简单的信笺。
  信笺的线条虽然简单,可是它要承载的东西却实在太多太多了。
  “怎么说忘就忘记/这甜蜜的过去/被思念包着厚厚的糖衣/不想再为你伤心/这冰冷的夏季/慢慢地慢慢结成冰——”这是其中一页的页面上印上的字句,一句一句,仿佛一缕缕冰凉的空气,来回游荡在我的心底!
  而关于她的记忆,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让我难以忘怀的,应该是那一天吧。
  记得那一天,她忽然叫人把我约了出去,就在那个人来人往的楼梯口。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她穿了一条红色的马裤,露出了一截雪白的小腿,是那么令我怦然心动!她的上身是一件黑色的短衫,而她那优美的曲线则在我眼前暴露无遗……我们见了面,却沉默了很久,彼此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后,我鼓起勇气,对她说了很多很多;可是到底说了些什么,就是在那时,我自己也都不是很清楚!但唯一清楚的是:我是第一次跟我喜欢的人站得那么近——面对面的距离!
  然而,忽然之间,我此刻手中的信笺仿佛沉重了起来——我清醒的记得,就在她接受了我的表白之后,又之后的几天,我却并没有再去找她,我与她之间的那一段朦胧的爱情,也就那么不了了之了。也许,是因为那时的我太年轻,还并不懂得爱吧。但是那一首曾经我自己写的词,还抄在了信笺上的那首《鹊桥仙》,却一直刻写在我的心头:
  夜夜萧索,院子梧桐,明月霜冷残风。怨是飞星暗相传,恨恨意、人间如梦。回首无数,双栖双宿,鸳鸯被冷横纵。此情可表天可鉴,一片真心谁与共!
  如同我并不曾经历过词中的一切,但我却能够从别人的经历中去感同身受。或许,说“感同身受”太过勉强了些,只能是“临摹”吧。这首词,我本来就是在模仿秦观的《鹊桥仙》。而我渴望得到她的爱情,却在爱情来临之际又狠心退缩。
  也许,少年时的爱情,总是青涩的,像是未成熟的青果,却总给人以希望。我们阻止不了这枚青果的发生,就只好给它阳光雨露,期盼它能够健康发展。而如果一旦去横加阻拦,想要强行变更它的生存轨迹呢,或许只会适得其反。
  而我的那枚羞涩的青果,此刻正埋藏于我记忆的最深处。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它也许会渐渐蒙上尘埃,可是当我在翻检出昔日的空白的信笺时,它却又在我记忆深处,生根发芽,长出思念的绿叶!

从学校到图书馆需要经过一个小区,小区有一个极美的名字:琥珀山庄。小区的景色很美,一条河流贯穿其中,岸边
2019年08月28日 16:06:15  吒吒精阅网
早秋,恋上桃花源 冷雨淅沥的初秋,仿佛不青睐武汉,鬼魅的天气充斥这座城市的秋天,不可一世的晴天埋葬了所有
2019年08月28日 15:51:13  吒吒精阅网
天使不幸遇到了心魔。一时疏忽,没能承受住诱惑,被坠入了无边的幻海。当她醒来时,早已身化罂粟。 “别碰我,
2019年08月28日 15:50:44  吒吒精阅网
三亚市有两条河,一条叫三亚河,从市中心穿过。另一条叫临春河在三亚市的东边。婉延流入大海。河畔风景秀丽。
2019年08月28日 15:50:11  吒吒精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