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作者: 吒吒精阅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8日 10:58:56

  东彭县,方家村。

  村头的三花嫂天未亮就起了床,上火煮了锅白粥草草喝了,就赶去村南边的五福叔那买了一大块五花肉,一根排骨。

  “三花嫂,早啊,听说你家仔要回来啦?顶有出息啊,大学生好!”五福叔一边利落地剁排骨,一边大声问道。

  “是呀,是呀,要回来了,这不暑假了吗。”三花嫂喜气也抑不住,一脸笑呵呵递过钱去。

  儿子方其实是她们家的骄傲,在全村也是出了名的“大学生”,她每每和村人闲聊,总是三句不离儿子。

  她含笑接过装好的鲜红生肉,回到家旁边的菜地里摘了几棵她自己种的菜,又挑了几个大的番薯和芋头,便料理开来。

  “去,去。”她笑得嘴角有些僵硬,瞧见几只苍蝇围着她刚买来的生肉转,忙上前挥手驱赶。

  -

  方其实今年大三,在省城的大学读书,一年到头就回两次家。路途遥远,路费也不便宜,只能偶尔和母亲通几次电话。

  不过今年有些不同,他新交了个女朋友。要知道,他长得既不帅,家里也没钱,又是小地方出来的,学校里哪里有女孩子看上他。

  难得静怡不嫌弃他,小康家庭的她觉得男人有抱负,肯努力就不错了,今年暑假还要陪他一起回老家。

  方其实拉着两个大行李箱,在拥挤破旧的车厢中寻找座位……04A,04B。

  “找到了,静怡,这边。”两人安顿下来后,方其实想打个电话给母亲提前说下情况,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听。

  “估计伯母在忙吧,待会再打。”静怡见况说道。方其实点头,收起手机。

  “静怡,跟你提前说一下,我家那边不比大城市,很多方面比较落后,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连到家那边唯有的一班火车也是很老旧。

  方其实心里有点自卑,担心静怡一见到他们那边的情况,掉头就走,却也劝不住她不要来。

  “没有那么夸张吧,以前我姥姥家也是住村里头的,小时候我妈还带我去住过呢,只是没什么印象了。”

  静怡也知道他家穷,但自己选的男朋友,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她就是喜欢上了,只希望他以后有出息,两人一起努力在省城买个房子就好。

  况且她是独生子女,家里没负担,父母是双职工,帮个手还是很容易的。

  到了下午四点,火车在东彭县临近的市区停下,两人又叫了辆三轮车,一路颠簸,终于到了县郊。

  “谢谢师傅啊,就这下了。”方其实掏出二十块钱,递给三轮车车夫,扶了静怡下车。

  静怡坐了一天车,又顶着大太阳,热气熏的她头昏脑胀。

  “小伙子,你们是哪个村的啊?”大叔收了钱,临走前还问了一句。

  “方家村的。”方其实心里也烦躁,简单回了一句。

  “方家村出来的啊……你们是大学生吧,看这气派,有出息啊!还是读书好。”没有人捧场,大叔自己哈哈两声,就突突地开走了车。

  “到了吗?”静怡转头只看到一条细细长长的土路,也没看到房子。

  “再忍忍,还要再走一段,后面车开不进去。”方其实开了瓶矿泉水,递给女朋友。

  伟人也说过,要想富,先修路。可是这么多年了,他们村的路都没修起来,村里人想出来卖个东西都不方便,就只能继续穷下去。

  也许以后等他赚大钱了……

  -

  “妈,妈,我回来了。”方其实家在村头第一间屋子,砖石房外一片荒凉,前面围了个小院子,屋子里也没开灯。

  到了村里,天已经要暗了,静怡看了下手表,快七点了。

  “你妈不在吗?”静怡看屋子里还一片暗。

上一篇:聚会诡事

下一篇:唠叨烦死鬼

副标题#e# 川蜀地区有一个船家,经常载人载客,供游人欣赏美景。 船家有一个外号叫做嘴炮,说起话来,如打连环炮
2019年09月08日 21:26:20  吒吒精阅网
我叫王浩,是一个典型的无神轮着,根本不相信时间上有什么鬼怪,更不想什么冤鬼索命什么的,可是我不相信却不
2019年09月08日 09:58:48  吒吒精阅网
记得村里人曾有个怪习俗,就是下雨天,或者是打雷天时,要往门外丢一把刀,或剪刀,可以起到一个驱邪的作用,
2019年09月08日 03:57:07  吒吒精阅网
副标题#e# 夜,如同一个盛满墨的砚台被突然打翻了,墨汁从里面溢了出来,渲染了整个天空。 远郊,一处寂寥,清冷
2019年09月07日 21:54:48  吒吒精阅网